孙松寿

孙松寿 泗州郫县人,字岩老,号牧斋。高宗绍兴五年进士。守汉嘉,有惠爱。范成大赵雄言其贤,诏转一官,除直秘阁,不就。孝宗淳熙五年,授利州路转运判官,时年六十六,乞致仕。

观古鱼凫城

宋代:孙松寿

野寺依修竹,鱼凫迹半存。高城归野垄,故国霭荒村。

古意凭谁问,行人谩苦论。眼前兴废事,烟水又黄昏。

过张白云先生故居

宋代:孙松寿

世外烟霞未易期,可人平野淡秋曦。篮舆出郭梦差好,竹杖临流意共迟。

已觉此怀飞缥渺,不须明月问盈亏。仙翁骑鹤归来否,旧隐林高绿更奇。

赋成都张氏蜀锦园 其一

宋代:孙松寿

池南池北蜀宫春,红湿花枝压锦城。袖手纵观花似笑,相看一脉话尤情。

赋成都张氏蜀锦园 其二

宋代:孙松寿

乾坤开关记王春,剑阁峥嵘拱帝城。不许此花归阆苑,锦台南畔古今情。

赋蘧仙观古楠

宋代:孙松寿

风雨纵横八面看,巍然此柱欲擎天。壮心已与云龙会,弹指消摩八百年。

赋成都碧鸡坊李氏石君

宋代:孙松寿

造化小儿斲山骨,几年流落蛟龙窟。太湖一碧浸玻璃,澜吞浪吐穷奔突。

瑰奇未许困泥沙,漂出江皋空?屼。清寒偃蹇如高人,肯向蓬蒿念埋没。

曩闻上苑饶奇珍,千形万状高嶙峋。当年搜索困山海,毡包席裹车辚辚。

规模岂但肖五岳,气象直欲凌三神。一朝胡马窥城下,例随矢石荒荆榛。

怜君分落幽人手,不逐尔辈污尘垢。首阳寂寞伯夷清,潇湘冷落三闾瘦。

李侯胸中饱云梦,得君不用斯琼玖。馆之旧隐与周旋,竹士松宾三益友。

相看一洗名利心,眉宇更清元德秀。君今几世德未衰,霜寒玉立癯而寿。

咄嗟世眼多嗜好,玩形忘理十八九。奇章所蓄森琅玕,名标甲乙空纷然。

到溉奇礓高崒嵂,一掷徒为负进钱。石君于汝非不厚,较其所得无何有,愿公世济此君为不朽。

赋张白云先生故居溪上菊

宋代:孙松寿

金衣绿裳仙,不嗅春风馀。飘摇清江练,服佩玄圃珠。

欲骖冲霄鸾,鞭起横海鱼。天游浩无际,妙寄良可娱。

纪申提学高行

宋代:孙松寿

忆昔儿童饱梨栗,斑衣偃伏先君侧。每闻正色说我翁,口口奇奇长太息。

先君墓草今芊芊,尚想遗言过庭日。恨无佳传掬芳馨,洗我肝心百非僻。

一朝幽镌晃入手,刓忍如怀夜光璧。男儿大节要奇伟,一日成就天所锡。

我翁当年鸾鹤雏,一别旧巢无处觅。桑弧射处掩蓬蒿,独把窅窊飞俊翮。

杨宗不绝仅如线,大义欲归归不得。凝香夜半祷灵空,愿杨有子归宫室。

果然天助两飞鸿,翁喜当兴子云宅。绛霄回首拟归来,抚我恩深重嗟惜。

弃官十载营旨甘,送死养生无一失。寸心安矣指白云,百拜双亲泪濡席。

茅檐虽陋生处所,此心不以万钟易。几年夜泪湿衾裯,今作儿啼情自适。

登堂悲喜动行人,里巷喧呼手加额。珠还合浦已无憾,老蚌沙泥忍遗逸。

穷檐忽见相抱持,孺慕丹心始云毕。一子来归咏白华,三家孝爱融春色。

雍容去就良可观,无乃扶持有神物。始知造化惜颓波,畀以难能令一出。

玉堂丈人风教手,一日得之几折屐。何不荐之陛下圣,蜀有孝子声藉藉。

奇人异行感至尊,凤诏褒华宠其实。人间一日传万口,坐使浇风四方激。

佥谋方欲置廊庙,病卧王州嗟易箦。短生梦幻何足悲,此念未随生死隔。

百身莫赎叹朝露,端合天公任其责。真人慨念录其孤,椽笔大书光史策。

丈夫乃尔亦何憾,鬼哭人号空怨忆。萧萧绿野长安道,万里羁魂动行客。

只今四海归宗议,字字秋霜凛寒日。一言我欲招翁魂,香骨有灵宜可格。

圣朝当今以孝治,好树丰碑旌洁白。磨崖百丈置岩阿,当有山灵夜呵诘。

诸郎况是足风规,请叩帝阍为此策。长使千秋孝子碑,屹与岷峨对翁室。